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Dec20 Night Meeting


我和兔教授跟鳥教授見了面。

「我現在大概就剩下三次往前跳的機會,我就用盡我的全力去跳。」
聽到兔教授這麼說,鳥教授接著說
「總覺得我飛在這個高度好久好久了,不知道還能飛多久。」

我既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跳,也不知道我飛的高度是多少(是有沒有在飛啊)
大概是我的迷惘都寫在臉上了,兔教授和鳥教授拍拍我的背,異口同聲的說

「你沒問題的啦。」

是這樣就好了。

Nov 24 Fran's Holloween



     

今年原本都想好萬聖節賀圖要畫什麼了,果然還是擠不出時間畫…現在忙完了
,想說補畫一頁極短篇…朋友還一邊嘲笑我說為什麼這麼執著在萬聖節,現在
應該快點畫聖誕節賀圖吧www
嗯…不行!果然萬聖節還是要畫點什麼!(◍◉౪◉◍)=3
不過原本想畫的就留到明年吧。(希望明年有時間嗚嗚)

Nov20 Secret Base


跟那首名曲無關(笑)

還記得前一陣子,魯德威格還在住在這個星球的時候,我們常常去一家小店打
擾。

那是一家座落在地下鐵不會到的城市角落的安靜小店,他藏身在小巷裡,不起
眼的看板被更靠近巷口的其他顯眼的看板遮住,店裡面的裝潢普普通通——我
是指好的意思,最近新開在市區的店舖,例如那些全店統一使用中世紀著名餐
椅的復刻版的店,從空間、餐椅到餐具無一不講究,反而讓人坐立難安。這家
店便沒有這種問題,隨意鋪設的桌布,不統一的玻璃杯與馬克杯,就連書架上
的書也不會做作的總是擺一些暢銷書,連店主喜歡的漫畫也陳列在上面,讓人
安心。整間店唯一會引起那些叫做設計師的奇異生物注意的,大概就是正在發
出沈穩音色的capella5812。

Sep6 Mr.Pleyel


皮拉耶爾先生來了。


他一如往常穿著咖啡色的三件式西裝,裡面是雪白的襯衫和黑色的領帶。然後
一臉不苟言笑的樣子。他脫下西裝外套,我急忙接過來,反摺,領線對領線,
我窺伺他的表情,他一臉滿意的看著我畢恭畢盡的將外套提在手上。我跟他已
經好幾年沒有見面,上次為他拿外套很可能是十年前的事了,他襯衫上黑色的
袖扣一如以前黑得發亮,但我注意到他的動作並不像我記憶中那樣靈活。皮拉
耶爾先生整理了一下袖口,並沒有坐下。

「熱身一下吧?」

他直勾勾的看著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我急忙佔好位置,皮拉耶爾先生旋即唱
出一個中音C,我記憶中那個渾厚的中音C,我配合著他唱完一個音階,他很
快接著唱起那首以前我們練習之前會試唱的etude,說真的,我追不上,而且從
皮拉耶爾先生嚴厲的眼神上可以知道,他也看出,應該說聽出來了。

曲子結束,皮拉耶爾先生開始了冗長的抱怨,大體上是在抱怨我,說什麼疏於
練習啦~轉的太僵硬啦~不好好從頭調教不行啦~之類的,一些不說我自己也
知道的事情,我低頭看注意他的西裝外套,後領和袖口的地方都有些磨損了。
晚點聯絡一下裁縫吧…我一邊把皮拉耶爾先生的話當耳邊風,一邊這麼想。

July14 About Meo


現在知道的關於梅歐的事
・梅歐是羊男
・梅歐住在森林裡
・梅歐有一本魔法書
・梅歐愛管閒事
…沒了!?

都跟他相處這麼久沒想到關於他的事只畫了這麼少,仔細想想也是啦,才兩本
同人誌,50P是能講多少…而且還是配角!?
有在猶豫是不是要在blog慢慢講講這些角色的事情,但另一方面無謂的自尊心
作祟,又希望別人是透過故事來認識他們的那快點畫啊…真是兩難我再想想好
了(ノω`)

↓↓↓下面只有圖↓↓↓

Jun10 Darius Jr.


下午三四點的時候天空烏雲密佈,雲的後面有怪獸在低喃似的傳出轟隆隆的聲
音,悶熱到不行,草草解決了很晚才吃的午餐,我懶洋洋的坐在床上,正想睡
個午覺,這時小大利烏突然跑來找我。



小大利烏是西方一個小國的王子(當然小大利烏是化名,不然你們都會知道我
在講誰)是我住在他們那個國家(那個國家就叫舒適小花園好了)的時候結識
的,我們會認識的原因是這樣的
在舒適小花園,當貴族用餐的時候,老百姓都要自動迴避,等於是被貴族包場
了。當時我剛到舒適小花園,不曉得這個規則,我餓得不像話,剛把青色小馬
餵飽,想說也該好好餵餵自己了,便直接找了個食堂。
舒適小花園的餐廳不多就那兩三間,我走進看起來最便宜的那間,推開門,剛
看見一個胖子在吃麵,下一秒我就被SP摁倒在地上了。

「你你你們幹嘛這樣,他是我朋友!」胖子尖聲對他的手下們喊叫

然後我就被拎起來丟到胖子對面的位子上

「我一個人吃飯很無聊,你陪我吃吧。」胖子小小聲的說,對我眨眨眼。


Jan17 Comet Paper



切確時間我忘記了。
大概將近10年....不,超過10年前吧,我一如往常在夜晚的街角遊蕩,遇到一位吉普賽人。吉普賽人我們都知道,呃,雖然對他們有點對不起,但一般我們都覺得吉普賽人滿愛偷東西的,我也很害怕他從我這兒拿走什麼,所以有點戒備。他從懷裡面拿出一疊,看起來很普通的白紙,既不舊也不新,就像把列表機的紙匣打開後放在裡面的doubleA一樣。

吉普賽人神秘的說
「這是可以抓到星星的紙。」

Jan2 Spy Girl


對面月台上擠滿了要去廣場參加跨年晚會的人,臉上畫著塗鴉打打鬧鬧的學生,穿著相同顏色大衣黏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整個胖子的情侶,我站的這側和市中心反方向,顯得相當冷清,包括我在內大概不超過十個人吧,鐵軌像是劃開兩個世界似的,相對於對面的熱鬧,這側的人幾乎都雙手插口袋,把臉埋在圍巾裡面。

不一會兒車來了,我進了車廂,這節車廂除了我之外,只有一個女人。
平常沒事走在路上我會看看路人,直到剛剛為止都興致盎然的看著對面月台的學生們,進了車廂後自然而然注意力就轉到這個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