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may31 My Army

   
我的房間不大,大概橫的三公尺,直的三公尺,外加一個廁所。
我召集了可以塞滿好幾個這種房間的軍隊(連廁所也不放過),
把他們關在房門內,揮舞著軍刀對著他們亂吼亂叫。

我對軍事訓練的成果感到滿意,打算攻打我的敵人,
但我這才發現房間已經沒有空間可以讓敵人進來了。

may27 Disappearance of Star

   
常常當我想對星星許願時,看著比我的瞳孔還要混濁的夜空,
我會想消失的星空究竟哪兒去了。

以前一個賢者告訴我,每當誰說謊時,星星就會隕落,
變成像是玻璃般透明的碎片不再閃爍。
人們一直都沒有發現,直到我們只剩下現在擁有的。

從聽過這個說法後,我開始收集這些像玻璃淚珠般的碎片,
慎重的放在一個壺裡,蓋上金色的蓋子確保裡面黑暗,然後繫上帶子提醒自己,
哪天碰到賢者,要問他後續的事。我是指,那麼我們該怎麼把星星掛回去這件事,
畢竟比起抓五百架飛機吃掉,對我這樣無法持之以恆的人來說還是星星方便的多。

may25 Missy's Dog


今天偶然在路上碰到大小姐,一如往常的牽著一條狗。

「是父親大人買給我的。」她總是這麼說。
「汪汪。」狗有禮貌的跟我打招呼,初次見面,他說。

原本想基於禮貌,報上自己的名字並請教他的名號,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我從沒在大小姐身邊看過任何一隻我上次看過的狗。

mar01 COST

   
是上次去沙漠的時候的事。

上船前,入口那個拿著毛瑟槍看起來很兇的水手打扮的人叫我跳一跳,
我照做了,身上的銅板全部噹啷啷掉了一地,
水手看起來很生氣,我看出他的意思,把什麼都沒有的口袋翻出來給他看,
我知道在他滿意之前,我是不可能彎腰去撿地上的銅板的。

水手臉上轉變成惡意的獰笑,他仔細並且緩慢的檢查我的外套口袋,
我用餘光看到一些哥不林在我腳邊爭奪銅板,他們確認所有的銅板都檢起來後一哄而散,
水手也總算確認完我的口袋了。

「像你這樣的外國人最可疑了,身上帶著武器都不奇怪。」

我還在思考要做出什麼表情才不會被他的毛瑟槍開幾個洞通風之前,
水手把我推上了船,開始檢查下一個人了。

超w衰w的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