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sep28 Someone Knocks My Door

 
大家好!

各位都知道,為了做一些傻事和體驗一些傻經驗,
我從一個南方小島搬到一個北方大島。
剛開始我還真的體驗到了自己有多傻多天真www
不過在碰壁之後我了解到我比別人幸運一百倍,
得到幫助的我就像拿著一面大盾牌一樣,我必須停止抱怨這個盾牌有多重,
開始努力前進才行。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很討厭的,該怎麼說呢,
我離開的很倉促,除了少部分聽過我碎嘴的朋友之外,我沒有特地聯絡誰....
有天我聽到門鈴,以為是送傢俱來的鵜鶘先生,結果....

是那個髒女巫。

噯,妳怎麼知道我搬到這???

「你白痴嘔,搬家都不講的嘔。」她看起來有點生氣。

你是不是在我身上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我有點害怕,雙手抱胸。

「鬼才要在你身上放東西啦,你這邊看起來還不錯啊。」

然後她就在我家東摸摸西摸摸,然後笑我很髒亂
(基本上我的皮箱都還攤在那,我正在整理)
對了,她沒有脫鞋。

「好啦,看你沒事就好。」

!?

「幹嘛啦。」

然後她坐在皮箱上跟我抱怨荷瑞絲・銀堡小姐的事,
我邊聽邊畫了她的速寫,像往常那樣,就像往常那樣。








sep1 Day Dream



夢裡面我正在游泳。

噢,我忘了先說,是在海裡面,遠遠望去分不太清楚天空和海的那種。
我筆直的往那個模模糊糊界線的那個方向游,
夢裡面我應該游的遠比現實中我能游的還要快,
我游過那些警告我們不能再繼續遠離陸地的浮球,
一次又一次我注意到浮球的顏色愈來愈深,終於最後一顆浮球(是鮮紅色的)

再看過去什麼都沒有了。
踢著水想了一下,那個模模糊糊的界線感覺,好像和我出發前沒有差很多,
原本以為會清楚一些的,原本以為會近一些的說。

於是我就往回游了,游了沒有幾秒鐘我再回頭往界線看,
隱隱約約我看到一座島。

然後我就醒了(*'-')



是不是連夢都打我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