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Nov20 Secret Base


跟那首名曲無關(笑)

還記得前一陣子,魯德威格還在住在這個星球的時候,我們常常去一家小店打
擾。

那是一家座落在地下鐵不會到的城市角落的安靜小店,他藏身在小巷裡,不起
眼的看板被更靠近巷口的其他顯眼的看板遮住,店裡面的裝潢普普通通——我
是指好的意思,最近新開在市區的店舖,例如那些全店統一使用中世紀著名餐
椅的復刻版的店,從空間、餐椅到餐具無一不講究,反而讓人坐立難安。這家
店便沒有這種問題,隨意鋪設的桌布,不統一的玻璃杯與馬克杯,就連書架上
的書也不會做作的總是擺一些暢銷書,連店主喜歡的漫畫也陳列在上面,讓人
安心。整間店唯一會引起那些叫做設計師的奇異生物注意的,大概就是正在發
出沈穩音色的capella5812。



店只有午後營業,白天和晚上都不營業,會來這邊的多是住在附近女士,有白
髮蒼蒼舉止優雅的婦人,帶著寵物蜥蜴的女老師(據她說是某種火龍的幼體)
,剩下的大概就是像我與魯德威格這樣的無業遊民。不,無業遊民只有我,魯
德威格其實也是老師,我們出來總是在他沒有課的那天。由店主的視角看,在
午飯結束準備開店的同時,便會看到這兩個遊手好閒的人,已經站在門口準備
進店裡霸佔那張最大的桌子,高個子那位骨節明顯的男孩會點摩卡,而矮個子
圓眼鏡那位男孩則會點茶。他們會從包包上拿出一疊一疊的紙在桌上攤開,熱
烈的討論旁人聽不懂的東西,討論累了他們會隨性的點一些貝果或是淋上楓糖
漿的肉桂捲,他們會在關店時將杯盤拿至櫃檯,向店主致意後離去。

魯德威格與我雖然把自己搞得很像古代的科學家一般,但我們並不是在討論多
具有思辨的話題,只不過是把自己這陣子想的東西寫下來畫下來,毫無目的的
漫談而已。或者是有時候,我們會做一些自己正在做的工作,多半是對人類社
會毫無價值的垃圾,卻讓我們自溺不已——不,當時的我會說,是全人類都溺
水了,只有我在岸上吧,而魯德威格則會附和我。

我們都知道這樣的午後不會持續太久,沒有多久,魯德威格便如他預告的搬離
了這個星球,儘管我很失落,但這是我們本來都知道會發生的事情。魯德威格
離開後,我偶爾會一個人到店裡,一樣將一疊一疊的紙攤開在桌上,不過現在
少了魯德威格熱烈的回應,剩下自己愣愣的盯著紙張。有時候店主和我會聊上
幾句,他跟我說說他的capella5812,而我跟他說說被我隨意停在店門口的青色
小馬。

後來幾次我再過去,狹窄的店內坐了滿滿的客人,店主在櫃台內一邊以驚人的
手速泡咖啡,一邊不忘用誇張的旋轉角度回頭,遞給我一個疲憊的微笑,這間
店向來只有店主一個人看顧,看他連聊上一兩句都有困難的樣子,我隨手挑了
幾個貝果和蛋糕便離開了。

又過一陣子,我照往常騎著青色小馬過去,這次鐵捲門深鎖,少了他對我打招
呼,還有capella5812總是從門口流瀉出來的沉穩聲音,只剩下青色小馬陳舊的
排氣管發出噗咚噗咚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中。我聽到店主病倒的消息時,心中浮
現他一個人在bar台裡的樣子,還有那個回過頭疲憊的微笑。
無限期休業嗎…嗎…

最後一次去,是我再度四處尋找能夠呆坐一個下午的空間,偷偷期待是不是默
默的許復營業了也不一定。我來到巷口還沒踏進去,便看到一個新的招牌,從
雜亂的招牌中探出一個頭,我停下腳步怔怔地望著新招牌,沒有繼續前進。儘
管這個位置既安靜又悠閒,我最後還是賭氣沒有進去這間新的店。


魯德威格在那個偏遠、潮溼又寒冷的星球,我想他一定很想念那杯熱摩卡吧。
就像我很想念那個悠閒的午後一樣。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