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Dec20 Night Meeting


我和兔教授跟鳥教授見了面。

「我現在大概就剩下三次往前跳的機會,我就用盡我的全力去跳。」
聽到兔教授這麼說,鳥教授接著說
「總覺得我飛在這個高度好久好久了,不知道還能飛多久。」

我既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跳,也不知道我飛的高度是多少(是有沒有在飛啊)
大概是我的迷惘都寫在臉上了,兔教授和鳥教授拍拍我的背,異口同聲的說

「你沒問題的啦。」

是這樣就好了。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