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july22 Event Info of FF20




就是這樣ヽ(´―`)ノ
歡迎大家來玩~

然後有一件....不得不,必須要坦白的事情....就是說....這真的有點難啟齒....就是說....

FF20應該是今年最後一場,kino會到現場參加的活動,之後依然會出新刊+擺攤,不過再下次到活動現場,應該會是明年了....

....超級無敵捨不得。・゚・(ノД`)・゚・。

在大家面前展示自己的作品,雖然非常非常害羞,可是對我來說,看到大家翻閱刊物時的表情,一直是我參加活動最大的動力,我總是一直一直依賴大家的加油打氣,真的很感謝大家(;´д⊂)

其實很想講的很帥氣,「我走啦! w」之類的,不過我覺得等到活動結束才跟大家報告,我就太卑鄙了w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照顧,就算我會消失一段時間不能到場參加活動,我也會努力創作,讓大家看到有趣的新刊(`・ω・´)












july17 Heavy Rain on My Planet


我的星球在下雨。

不過我的星球很小,也許只要一把傘就夠了。

july11 JOHN

「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很愛撒嬌的噢。」
約翰黃澄澄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著我,他挺身坐在雞舍外圍的護欄上。

約翰是隻黑貓,全身黑的發亮,身形是漂亮的茄子形狀,
如果有位曾為無數的貓診斷過的獸醫在場,
他應該會看著約翰的身材讚嘆「貓就該這樣。」
身形跟我家的麥麥完全不同,不過,一樣穿著白襪子。

黑貓,白襪子,聽說是不吉祥的象徵。
搭配他腳邊散落一地的雞羽毛,約翰看起來簡直帥呆了。


「很久沒有人停下來聽我說話了。」

那是因為你講的是貓語吧。

「是嗎?我曾聽說人類做的研究,
語言在交談中只佔不到10%的成分,看樣子是無稽之談啊。」

不過,我們正在交談,不是嗎?

約翰沒有出聲音,不過,微瞇的黃澄澄眼睛看起來很像在笑。


july1 Cueva de Cristales

我一直很想去奈卡結晶洞窟,我告訴河馬先生之後,
他說那邊太危險,由於地點非常接近岩漿,濕度又很高,
必須穿上特製的冷卻服才能進去....
因此推薦我去另一個神祕的洞窟。

「我只能告訴你位置,但不能陪你去。」

他說完便把地點標明在我心中破舊的羊皮紙地圖上,
地點並不難找,但是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到目的地。

裡面的結晶柱像是羅馬神殿的柱子一般,
讓我訝異的是,他明亮如鏡子一般映出我自己,
我來到洞窟中間的廣場,幾百根結晶柱映出無限個我自己,其中一個對我說

「這邊全部都是你,"你們"都朝向不同的方向,當你想要接近"你"時,
    "你"也同時往別的地方追尋去了。」

我試圖追向其中一個我的倒影,但他從開始就望著某個我不知道的方位,
當我跨出步伐後,他也像追著某個東西一般消失在我面前了。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