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Sep6 Mr.Pleyel


皮拉耶爾先生來了。


他一如往常穿著咖啡色的三件式西裝,裡面是雪白的襯衫和黑色的領帶。然後
一臉不苟言笑的樣子。他脫下西裝外套,我急忙接過來,反摺,領線對領線,
我窺伺他的表情,他一臉滿意的看著我畢恭畢盡的將外套提在手上。我跟他已
經好幾年沒有見面,上次為他拿外套很可能是十年前的事了,他襯衫上黑色的
袖扣一如以前黑得發亮,但我注意到他的動作並不像我記憶中那樣靈活。皮拉
耶爾先生整理了一下袖口,並沒有坐下。

「熱身一下吧?」

他直勾勾的看著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我急忙佔好位置,皮拉耶爾先生旋即唱
出一個中音C,我記憶中那個渾厚的中音C,我配合著他唱完一個音階,他很
快接著唱起那首以前我們練習之前會試唱的etude,說真的,我追不上,而且從
皮拉耶爾先生嚴厲的眼神上可以知道,他也看出,應該說聽出來了。

曲子結束,皮拉耶爾先生開始了冗長的抱怨,大體上是在抱怨我,說什麼疏於
練習啦~轉的太僵硬啦~不好好從頭調教不行啦~之類的,一些不說我自己也
知道的事情,我低頭看注意他的西裝外套,後領和袖口的地方都有些磨損了。
晚點聯絡一下裁縫吧…我一邊把皮拉耶爾先生的話當耳邊風,一邊這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