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sep 22 but no fish there



「媽媽,在大海裡的魚是不知道海有多廣闊的。
「所以妳該送我去上飛行課,而不是游泳課。」

sep 20 TOWER OF SALT

  
我爺爺每天早上的早餐是固定的。
醬瓜配一碗白稀飯,兩片烤的微焦的吐司,還有半顆鹹鴨蛋。
不能少一樣。

另外半顆鹹鴨蛋是我吃掉的,此外我非常喜歡肉鬆,也跟爺爺一起吃醬瓜,
因此從小我的體內就累積了大量的鹽。

幼稚園跟我告白的那個有點胖胖的可愛女生說我身上有塩タン的味道。

噯我是要講爺爺才對。
....我忘記我要講什麼了。

馮內果先生跟我說,
我老是回頭看,會被變成一根鹽柱,
不過我本來就是鹽柱,所以我回頭看也不奇怪!
  
  
  
  

sep 17 I DON'T NEED THAT

   
我去了一家壽司店,是卡夫卡先生推薦我去的。

卡夫卡先生是不用筷子吃飯的,他推薦這家店一定有過人之處,
我一直很好奇,想去。

這家店在台北附近那個捷運和公車都到不了的町,所以我騎著青色小馬去

「這樣應該就不用排隊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有三五個人在排隊。
大概是因為店面很小。
木頭拉門和門上的橫掛的布簾讓人覺得這是非常道地的壽司店。

「三五個人,是還可以等。」

反正我也不餓。
我相信你也不會在餓的時候吃壽司對吧?首先,預算常常會破表…
仔細一看,排隊的人都是像卡夫卡先生一樣的怪人。
他們一個接一個被請進去,很快就輪到我了。

穿著短褂的服務生為我開門
「謝謝」
身為一個英國紳士我對服務生都很客氣,
可惜對方頭低到快要親到我的皮鞋,看不到我的微笑。

店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我被請去吧檯旁,熱茶已經沖好放在桌上了。
師傅對我微笑。是個胖子。
呃,抱歉,我沒有惡意,
不過他非常胖,吧檯裡面大概只能塞他一個人,
我還在想他該怎麼伸手拿冰櫃裡面的食材,
但他已經俐落的將食材擺在鉆板上了

「!@#$%^&*!!!!」
「呃什麼?」

我還在辨別師傅說了什麼的時候,他手起,呃…手落?
無聲無息把那個油脂紋路相當漂亮的鮪魚切好,
迅速放在醋飯上,放在我面前,
然後,擺出那個我剛進門時看到的那個微笑。
我目瞪口呆,看看師傅,再看看我的壽司。

「怎麼樣?我的刀工。」
「嗯…很驚人???」

我完全弄不懂他的手掌比我還厚,怎麼可以切的這麼俐落,
聽到我這麼說師傅顯得相當開心。

「我還可以切的更薄,你看。」

師傅手起手落,拿起這片幾乎快要透明的鮪魚片,
師傅把它捲起來放到嘴唇上,吹出類似草笛的聲音。

嗶~~~~~~~~~~~~~~~~~。

「你知道嗎,這是鮪魚的叫聲喔。」

說完,迅速的放在醋飯上,放到我面前,
然後,擺出那個我剛進門時看到的那個微笑。



後來卡夫卡先生興奮的問我那家壽司店怎麼樣,
我抱怨食材切的太薄了

「噢,是嗎,我原本以為你會很喜歡,很有趣,不是嗎?」

卡夫卡先生失望的說。
卡夫卡先生果然不是很瞭用筷子吃飯的人在想什麼。



   

Sep 2 EVENT INFO

 
9/3 COMIC NOVA 攤位D06
KINONO當日販售物

既刊
【the Bremen Town Musicians】
對就是你手上那本!我還在賣!
終於快要沒了!(真的很謝謝大家....)

突發本
【Witch's Kitchen】
A5判 全黑白 內頁10P
瑪契露達煮菜的樣子!

新刊還在努力,請大家先翻翻突發本(⊃д⊂)



追記:

瑪契露達弄錯了而且他誤導我!!!
攤位其實是在D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