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sep25 My Right Hand Gets Hurt!


(雖然不是最近一天兩天的事)我的手受傷了。

剛好我暫時告別旅居的日子,回到南方小島
很顯然我的身體和心理都已經完全習慣在外的生活,
回到自己曾住過的舊公寓也快一個半月了,至今仍覺得好像住在陌生人家裡似的。
這當然要歸功於那些有點壞掉的傢俱,充滿霉味的窗簾和床墊,
還有,呃,我至今仍抽不出空整理完的四個大紙箱。

就在我為了生活無法回到正軌每天心情很差的時候,不巧我的手~~我的手~~
我很想挺著胸膛說,看看我我每天畫圖畫到手變這樣歐!我多努力摸摸我的頭吧!
可惜~很不巧~

我只是要接一個落下的杯子,但他卻狠狠的在我橈骨莖突上敲了一記。

原本以為沒事的,隔兩天卻痛的無法握筆,沒辦法了,只好去給醫生看看了
我一邊安慰自己,還好已經回來南方小島了,可以去森林另一頭魯溫斯徹先生的診所那邊,
要是在帝都,我還真不知道要上哪兒去找可以忍耐我怪脾氣的醫生。

魯溫斯徹先生不在,負責看診的是一位我沒見過的小姐。

對於分辨鳥類的年齡我並不是很拿手,但我敢說這位新的醫生甚至可能年紀比我小,
至少是,還非常在意自己外貌的年紀,他的腮紅紅通通的十分可愛,但表情卻很懶洋洋。
為了配合診療室的空氣,我有氣無力的對她說

....我手痛。

於是她懶洋洋的為我檢查。
她愛理不理的一邊把我的手拗成各種姿勢,一邊說

「....你是睡很少?還是睡不好?」

喂喂....我是手痛啊....而且這句我也想問妳耶....

但我想起我丟掉那充滿霉味的床墊後一直沒買新床墊,
加上最近的種種鳥事們,的確每天晚上都睡不好。
每天晚上我甚至想像自己的意識已經脫離自己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中凝視自己
我的意識坐在床頭面對著躺在床上緊閉雙眼的自己說
為何你老是睡不好呢?你在想什麼呢?是想哪個可愛的女孩子嗎?
為何你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呢?你討好了誰呢?
我的身體死皺著臉,那是個我不懂的表情,
四肢看起來沒有力氣,似乎寧可身體跟這破爛床架融為一體,
我再度睜開眼時東方已經魚肚白了,意識再度回到疲憊不堪的身體中。

顯然我剛剛想得出神,看樣子燕子小姐叫了我好幾次我都沒有回應,
她看起來不太開心的正在把我的手包起來。
我離開診療室之前聽到她小小聲的說

「好好休息吧。」

聲音很溫柔,實在和她懶洋洋的表情搭不太起來。
我看看我的手,心想不知道今天深夜我坐在床頭看著自己手上多這一包的時候,
自己又會怎麼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