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TWITTER  PLURK  FACEBOOK



nov1 Sentimental dream

我夢到了山裡面那座小小的博物館。

毛毛雨天氣。
我坐在屋簷下和同學說話,沒吃完午餐的傢伙靠著牆壁在啃麵包,
一邊說話我一邊可以遠遠的望見她,就那麼一幢,孤零零的站在那片空地上,
除了幾棵樹之外,旁邊沒有其他建築物了。跟現實中一樣。

馬罵(在那邊是叔叔的意思)經過我們,朝著博物館走過去,但他沒有注意到我。
他穿著幾乎每天穿的黑色長大衣,有點駝背,在雨中緩緩的朝著博物館走過去。

嗯。吃飽飯,的確是我該回去工作的時間了。
我一邊這麼想,一邊回到室內,拿了鑰匙和公文要回館內。

馬罵是博物館的館長。
雖然稱他馬罵,可是他的年紀足以當我爺爺了。
平常人非常非常好,但我散漫的個性還是讓他有幾次真的生氣,
曾經是職業軍人的他有180公分,身高差讓我覺得他現在還是可以輕鬆把我幹掉。

我一邊想著曾讓他生氣的事,一邊盤算要繞過去比他早到博物館。
很嘔的是我忘了拿公文,只好中途折回去,這樣往復我大概駐定會比馬罵晚到博物館了。
死定啦。

不過意外的是我是第一個回到館內的人,正當我打開辦公室的燈覺得奇怪時,
遠遠望見館長馬罵和另一個擔任山中嚮導的馬罵拿著工具,打算要勾在樹上睡覺的山雞。
他們一邊圍著樹兜圈子一邊看起來像是在爭論該怎麼執行戰略,
馬罵抬頭望著樹上(大概也只有樹可以讓他抬頭望了)在枝葉間尋找他的目標,

他的眼神看起來很有活力,So帥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